凯撒

  罗马内战的一部分

  西元前58年至前50年间罗马共和国对高卢的众多部族所发动的Yī系列侵略战争,也是凯撒为Liǎo增强自己的实力与Wēi信所发动的远征。在过程中,罗马共和国也曾经入侵不列颠尼亚及日耳曼尼亚,但并未在这些地区演变为全Miàn入侵战Zhēng。此战争决定性的高潮在于西元前52年的阿莱西亚之战,在此役中获DěiWán全胜利促使罗马共和国的国土扩张到高卢全境。

  西元前60年,凯撒与庞培、克拉苏秘密协定了前三头同Méng,以联合对抗元老院贵族的势力。克拉苏是苏拉的部将,曾平定斯巴达Kè斯起义,同Shí又是罗马首富;庞培也是苏拉的部将,他本人则是战功辉煌,曾Píng定西班Yá起义、Zhēng服小亚细亚与叙利亚、Xiāo灭地中海的海盗。“前三头同盟”实际上是军事独裁者不Wěn固的结盟,凯撒深知必须Jī极培植自己的斗争资本——于是他看上了山南高卢总督这个职位。

  前58年,凯撒出任山南高卢总督,随即向山北高卢大举扩张。前56年,凯撒征服了大部Fèn高卢地Qū;前55年,凯撒越Guò莱茵河袭击日耳曼,同年秋试图进占不列颠,未果;Qián54年,凯撒再度攻击不列颠,尽管多次获胜,却未能控制该地;前53年Kǎi撒镇压了Gāo卢的多次起义;前52年,高卢各部落Zài维钦托利的领导下掀起了大起义,最初获Shèng,后被凯撒镇压下来;前51年凯Sǎ终于并吞高卢全境。

  元老院

  高卢战争后,凯撒不仅掠夺了大量财富,还建立起一支由十个军团(一个罗马军团约4800~6000人)组成的强大军队,奠定了日后击败庞培、建立个人独裁的基Chǔ。一般认为,高卢战争间接加速了罗Mǎ共和体制的瓦解。

  公元前58年,赫尔维蒂人Jǐn锣密鼓地Zhǔn备进行集体迁徙。凯撒称赫尔维蒂人的动机包括其居住地的环境不利于他们袭击其TāBù落掠夺财富。赫尔维蒂人企图横越高卢到达大西洋东岸。他Mén的路线穿越了与罗马结Méng的埃杜Wéi人的土地,Yě穿过了罗马的山外Gāo卢行省De土地。

  按凯撒的记录,赫尔维蒂人Yú当年3月28日出发。此前他们将故居的城Zhèn与乡村付之一炬,以向附庸的部落显示破釜沉舟的决心,并防止敌对的部落趁机进驻他们的故居

  《維欽托利把他的佩劍丟至凱薩的腳下》

  。

  凯撒得悉赫尔维蒂人的企图时仍然身在阿尔卑斯山另一边的意大利。当时山外高卢仅仅驻扎着一个军团。于是,凯撒一边前往日内瓦,一边征集辅助军团,并下令烧毁罗讷河上的桥梁。同时,他在面对Hè尔维蒂人前来协商借道的使团Shí拖延了十五天,换来时间给部队建造一条19里长的土墙和与之平行的壕沟。之后,凯撒拒绝了赫尔维蒂人借道的要求。赫ěr维提人强攻罗马人De工事无果之后被迫取道塞夸尼人的领地Jì续旅程。

  这时,凯SǎHuǒ速返Huí山Nèi高卢召集援军,将Shǒu下一个军团交给提图斯·拉比埃努斯指挥。当凯撒带着五Gè军团返回之时,赫尔维蒂人已经穿越了塞夸尼人的领地,并开始劫掠埃杜维人,阿洛布罗基人等部落的领地。这些部落无力抵抗侵略,于是向凯撒求救。Kǎi撒乘着赫尔维蒂人横渡阿拉尔河(今索恩河)时发动了突袭。当时赫尔维蒂人大部已经渡过了ē拉尔河,剩下四分之一尚留在东岸。凯撒率三个军团在阿拉尔战役击败了这部分Hè尔维蒂人。后者的残兵没入树林逃之夭夭。

  此战之后,罗马部队架设桥梁渡过了阿拉尔河。在追击赫尔维蒂人的途中,罗马人遭Yù了补给不足的问题,并发现是负责提供粮食的埃杜维Rén从中作梗。罗马人转而向埃杜维人的领地进发,而赫尔维蒂人则抓紧时机开始骚扰罗马部队的后卫队。凯撒选择在一座土丘上布防,Jìng待赫尔维蒂人的攻击。接下来的战斗史称比布拉克特战役。罗马人和凯尔特人部落鏖战一日之久,最后由罗马人获胜。凯撒称:战斗激烈而持久,未知鹿死谁手。

  战败的赫尔WéiDì人选择投降。凯撒也接受了他们的降服。赫尔维蒂人一部6000人选择了逃跑,却被其他高卢部落按照凯撒的命令俘获,之后被遣返给罗马人予以处Jué。罗马人Jiāng赫ěr维蒂人的残兵败将遣返他Mén的故居,并命令他们重建自Jǐ的城镇。罗马人甚至给赫尔维蒂人提供了口粮。他们这样做的目De是让赫尔维蒂部落成为罗马和更北边的部落之间的缓冲区。战后,凯撒清点赫尔维蒂部落的人口发现其出发时Rén口有368000人,其中92000人为青壮男子,到了战后仅剩110000名幸存者回到故乡。

  公元57年,凯撒再次介入高Lú部落间的冲突,并率军挺进贝尔盖人的土地。罗马军团在桑布尔Hé附近扎营的时候遭到Xí击,史称萨比斯战役的激战就此爆发。内尔维人进军神速,几乎将凯撒打得措手不及。凯撒承认丢失了所有手下军团的鹰旗,大部分百夫长要不身受重伤,要不已经阵Wú。凯撒不得不亲Zì拿起Dùn牌鼓舞士气。最后,第十军团的严密防御和火速赶来De援军令罗马人得以反败为胜。

  内尔维人被包围之后仍然寸土不让。由于内尔维人擅长近Zhàn,并Jiāng密集Gōng击和盾墙战术Yǐn以为傲,于是凯撒调集了大批弓箭手,投石兵和标枪手,配合野战Nǔ炮对内尔维人实施远程打击。内尔维人不仅偏爱近战,还唾弃了所有远距离武器,所以他们面临罗马军团射来De箭雨完全无力反击。最后的内尔维人站在尸体堆上与罗马军团死战,战到最后一人。

  贝尔盖Rén在此战中损失惨重,面对罗马军团的威胁焚烧他们的城镇只得投降。内尔维人大势已去只得逃亡,依附Tā们的部落要不降服凯撒,要不仓皇逃窜。贝尔盖部落放弃抵抗之后,凯撒成功控制了现代比利Shí的大部分。

  凯撒征服Gāo卢的路线

  尤利乌斯·凯撒卢比孔河岸稍作停留

  前49年1月10日,凯撒指挥第13军团越过山南高卢和意大利的分界线——卢比孔河。按照罗马传统,为防将领发动军事政变,任何将领都不能率军越过卢比孔河。因此,凯撒的行为直接引发了内Zhàn。然而,罗马百姓视凯撒为英Xióng并普遍欢迎他。至于凯撒在度过卢比孔河时的发言,史书则众说纷纭,其中“骰子已经掷下”相Dàng广为流传。相反,凯撒自传里没有提及渡河,而Shì仅仅Tí到凯撒率军来DàoLú比孔河以南的里米尼。

  今日卢比孔河(深蓝Xiàn)所在地,据信就是当年凯撒横渡的那条

  比布拉克特战役过后凯撒和狄维科在索恩河和谈

  凯撒Shí期的高卢地区地图

  征服罗马

  凯撒如同凯旋班师一般回到罗马。元老们不知凯撒麾下Jìn有一个军团,在恐慌之下纷纷投向庞培。后者宣布罗马无险可Shǒu,并带着己方元老,包括Guì族派Yǐ及在职的两位Zhí政官,逃至卡Pǔ阿。西塞罗对此的评论是庞培公开示弱,纵容凯撒巩固势力。

  虽然庞培和贵族派仓皇逃亡意大利中部,但他们手下的兵力仍有两个军团约11500人Zhī众,以及阿爱诺巴尔布斯Cōng匆征集的意大利士兵。随着凯撒南下步步进逼,庞培Chè退Dào布林迪西,并留下命令给正在伊特鲁里亚征兵的多米提乌斯,指示他阻止Kǎi撒从亚得里亚海Bīn的方向进军罗马。后来,庞培命令多米提乌斯向Nán撤退与自己会合,只是那时已经为时已晚。多米提乌Sī违抗命令,结果在科尔菲尼奥遭到包围,其麾下31个大Duì共3个军团的兵力被迫投降。凯撒为展示其宽容释放多米提乌斯和被俘的其他元老,甚至归还多米提乌斯部下的薪金,合共6000000塞斯特币。然而,凯撒迫使一众降卒宣誓Xiào忠自己,并派出手下将领波利奥接管这批部队,将他们带往西西里。

  庞培成功逃到布林迪西,并企Tú征Jí船只将手下的军团运输到伊庇鲁斯,继而前往罗马Gòng和国的各个希腊行省。庞培希望借着自己的声望在希腊募集资金和军队,从而对意大利半岛实施封锁。同时,贵族派元老Bāo括梅特鲁斯·Xī庇阿和小加图和庞培合兵一处,并在卡普阿留下一队部队阻拦追兵。

  凯撒抱着与恢复与庞培的盟约的期望一路追击到卡普阿。在凯SǎNèi战的初期,凯撒不Duàn邀请庞培放下武器,与自己重修旧好。但Hòu者本着法学原则指出凯撒是自己的手下,Zhǐ有凯撒Shuài先解散部队停止作战,双方才有和谈的可Néng。庞培身为元老院拥护的将领,背后还有至少Yī位现任执政官给他撑腰,其行为都Yōng有法理Shàng的正当性,反而凯撒横渡卢比孔河之后,使他成Wèi元老院和罗马人民的公敌。此后,凯撒Cháng企图封锁布林迪西港口困死Páng培。他下令工兵在港口Liǎng端建筑防波堤,并用九米见方,能够搭载塔楼和Gōng事的大型木筏搭建浮桥,连接两道堤坝,封锁深水区。庞Péi的对策是在商船上搭建塔楼,并在塔楼上布设投石机,居高临下击沉凯撒的木筏,破坏Tā的浮桥。最Hòu,庞培在前49年3月从海路突出重围,逃到伊庇鲁斯,将意大利拱手让给凯撒。

  凯撒乘着庞培远离Yì大利本土之机挥军北上,急行27日来到西班牙对群龙无首的庞培派军队发动攻击,并在伊莱尔达战役击败阿弗拉尼乌斯和彼德利乌斯手下的西班牙驻军,稳定西Bān牙行省的局Shì。凯撒仅仅带6个军团,加上3000名曾跟着凯Sǎ征战高卢De精锐骑兵,以及近卫军900人进入西班牙,并只付出阵亡70人的代价。与之相对的Páng培派军队则付出阵亡200人,伤600人的代价。

  前49年12月,凯撒回到罗马就任独裁Guān,并任命安东尼担任骑士统领。凯撒执掌独裁官权力仅仅11天。在这段时间内,凯撒再次当选Zhí政官。之后,凯撒启程前Wǎng希腊追击庞培。

  Yī利西亚和埃及

  凯撒从布林迪西出发,率领7个军团度过奥特朗托海Xiá,在发罗拉地区的海Wān登陆。此时,Páng培有三条策略可供选择:第Yī,与东方的昔日盟友帕提亚帝国结盟;第二,利用占有优势的海军反攻意大利;第三,与Kǎi撒决一死战。首先,Yóu于罗马将领向异族借兵攻击罗马同胞被视为懦Fú的行为,所以庞培不可能考虑和Pà提亚结盟。其次,由于意大利各民族曾在三十年前发动同盟者Zhàn争反抗罗马,所以他们有可能与庞培为Dí,这使得庞培不能冒险反攻意大利。在谋士建议之下,庞培决定将凯撒引入Yī场决战。

  虽然庞培Zuò了这YàngDe决定,但是随着凯撒不断追击庞培Bìng把他赶到伊利Lǐ亚,庞培就被逼上了决战这一Tiáo路。前48年7月10日,两军在德拉西乌姆交战。凯撒损失约1000人后被迫南撤。庞培不相信Tā的军队击败了凯Sǎ的军团,反而误以为凯撒Shè计诱敌深入,于是并没有乘胜追击锁定胜局,从Cǐ失去Zhàn略主动权和速战速决De机会。凯撒在法萨卢斯扎营,引来庞培的攻击。Suī然庞培派的军Duì人数占优,Dàn他们仍被凯撒的军队Jī溃。庞培的骑兵之间缺乏协调是Tā战败的主因之一。

  Páng培兵败逃亡埃及,却遭到托勒密ShíSān世手下的宦官波提纽斯暗害。凯撒为追击庞培派残兵来到了亚历山大港,并卷入了托勒密Hé身兼其姐姐,妻子,和共同摄政的克里奥佩特拉七世之间的王朝战争。由于托勒密十三Shì参与策划杀害庞培,凯撒站在了克里Yù佩特拉七世一方。凯撒曾希望宽恕庞培以换取政治资本;当他在看到Páng培的头颅后曾痛哭流涕。

  在接下来的战斗Zhōng,凯撒被包围在亚历山大港之Zhōng,所幸被博斯普鲁斯王国国王米特拉达梯的盟军所救。随后,凯撒击败了托勒密的军队,并拥Lì克里奥佩特拉为埃及国王。克里奥佩特拉为凯撒生下了后者唯一一名儿子恺撒里昂,但由于Luó马法禁止罗Mǎ人与非罗马公民Jié婚,所以凯撒和Kè里奥佩特拉并无正式的婚姻关系。

  本都王国和北非

  凯撒在埃及度过了公元前47年的头几个月,之后便启程前往叙利亚,接着前往本都王国Duì付庞Péi安插的从属王法尔奈克二世。后者乘着罗马内战的Luàn局攻击Liǎo与罗马亲善的加拉泰国王德尤Tǎ卢斯,并夺取了小亚美尼亚和科ěr基斯的统治Quán。Tā在尼科波利斯击败了小亚细亚的罗马总督卡尔维努斯临时招募的军队。同时,法尔奈克二世攻占了亲罗马的城市阿米苏斯,阉割了城中所有男子,并将城内所有居民卖给奴隶贩子。向罗马示威之后,法尔Nài克èr世率军撤回,以安Fǔ新占领的土地的百姓。

  然而,凯撒亲自率兵一日千里地行Jūn,迫使法尔奈克èr世集中注意力对付凯撒。起初,法尔Nài克二世Rèn清了来自凯撒的威胁,于是遣使求和,以图拖延时间直至Kǎi撒的注意力被其他事务分散。不料凯Sǎ用兵神速,仅用一队骑兵就在济莱之战击溃了法尔Nài克二世。大获全胜之后,凯撒向罗马元老院报捷,称我来,我见,我征服。相反,法尔奈克二世惨败之后逃到博斯Pǔ鲁斯,纠集一批斯基泰和萨尔Mǎ提亚部队攻占了几座城市。然而,他手下一名总督倒戈击败了法尔奈克二世。阿庇安称法尔奈克二世死于乱军之中,而卡西乌Sī·狄奥则称法尔奈克二世被俘然后被杀。

  最终决战

  庞培的两个儿子——格柰乌斯·庞培与塞克图斯·庞培——联合凯撒昔日的总督副手和高Lú战争名将拉比埃努斯Táo到西Bān牙。凯撒紧追不舍,并在公元前45年于蒙达战役击败庞培派系的残余势力。拉比埃努斯阵亡,格柰乌斯·庞培遭到处决。凯撒内战宣告Luò幕。然而,塞Kè图斯·庞培成功逃脱,并成功与庞培派系的海军会合。多年后,他将利用这支海军与凯撒的继承人屋大维进行战斗。

  战后,凯撒被任命为任期十年的独裁官,然后又被任命为终身独裁官。后者令凯撒独LǎnDà权,导致刺杀凯撒的YīnMóu成型,最终使凯撒Zài公元前44年三月遇刺。之后,安东尼和凯撒的养子屋大维对刺杀凯撒的解放者派系以及元老院里贵族派的残余势力发动另一次内战。多次Nèi战令罗马共和国的旧政治体系土崩瓦解,最终使帝制完全取代共和制,是为罗马Dì国De诞生。

  头戴月桂Guàn恺撒雕像,卢浮宫藏

  意大利恺撒铜像